当前位置:武进新闻资讯 > 今日热帖 >

无惧风雨,七月雨季穿越甘南洮叠古道记_户外

2020-12-02  来源:  作者:武进新闻资讯

2009年,位于甘南迭部县益哇乡的扎尕那山,以她山势奇峻、云雾缭绕、宛如仙境入选全国十大非著名山峰。扎尕(gǎ)那,藏语意为“石匣子”,她并不是一个行政村或自然村,而是泛指以扎尕那山为联系的四个藏寨组成的村落,形似一座天然石城。这四个村寨从低到高依次为东哇、业日、达日、代巴。
而东哇村得天独厚,是进入扎尕那的门户,其景区大门一侧,建有可一览全村的观景台,门票十元,许多经典美照便出自此处。
在扎尕那群山之间,有一条迭部县通往卓尼县的古道,即洮叠古道(迭部古为叠州,卓尼因境内有洮河洮砚而称洮(tǎo))。起点即在东哇村后的峡谷。这条古道已鲜有行人,仅为扎尕那牧民冬夏放牧转场通道。
近年,她迷人的面纱再次被户外人掀起,从扎尕那穿越卓尼一线天三角石这条洮叠古道成为甘肃境内经典徒步穿越线路之一。
因为膝盖不大好,重装徒步一直未列入自己的户外计划。
清明节期间自驾去江西上饶灵山、婺源和浙江衢州走了个小环,每日轻装,既有登山,又有徒步,特别是体验到徽饶古道和四大名关之一的仙霞关,算是过足了小瘾。
本来要安稳一段时间,等秋冬季红叶满山时再找个线路轻装走走,完成一年两次的徒步计划就心满意足了。
却不料网上金牛大哥一声唿哨,手势一打,指向甘南洮叠古道,从迭部县扎尕那穿越至卓尼县一线天三角石景区。上网看了几篇帖子后,心中毒虫又隐隐发作,再也无法安稳,尽管老婆大人不很支持,仍然下了决心要走。
于是,一面跑步加负重徒步拉练储备体能,一面更换添置装备,入手了充气睡垫和一体式钛炉头,经过半个多月的准备,把手头工作交办妥当,终于在6月27日晚上出发了。
以下几张是清明期间灵山、婺源、仙霞古道徒步照片
不扯闲话,先说说行前拉练。金牛大哥一直强调,要我们多拉练,说平时多流汗,战时不流血,担心我们到时跟不上。
毕竟是第一次高海拔重装,会不会高反自己心中也无数,而体能是通过锻炼能增强的,又不花钱,那就练吧。除了晚上在体育中心跑步,总共进行了三次负重登山徒步。
6月16日,端午节假期,回武平登山拉练,与武平悠途户外的驴友们登岩前猫趾石,山不高,有些陡,强度一般,负重42斤,左脚中趾盖发黑。
6月17日,徒步13公里,从武平县城到万安贤溪当风岭,全程公路,负重50斤,天气热,左脚起水泡。
6月24日,出发前三天,负重52斤,龙岩城区两山穿越,从天马山到大锦山,全程22公里,气温高,左脚大拇指外侧起泡。
看来左脚容易出状况,行前采购药物时,特意准备了一盒创可贴,徒步时贴在容易起泡部位。实践证明,这样很有效,三天徒步未再起泡。
出发的日子越来越近,网购的各种装备、食品也都一一到货。
出发这天终于到了。
6月27日一下班,在食堂晚饭后赶回家,洗个澡,换好衣服,打好包,打车到龙岩火车站,晚上22:00赶到厦门。
28日早上7:06火车厦门出发,29日中午11:30到达兰州,和乘坐飞机的金牛、彩虹汇合,一同火车前往岷县。
到达兰州后,要转15:14的火车去岷县。见还有一些时间,赶紧坐上公交车前往黄河边,看了看中山铁桥,并在铁桥旁尝了碗羊肉泡馍。
29日下午和金牛、彩虹火车到达岷县,入住红盛宾馆。晚上,另外三位驴友也陆续到达岷县。
30日一早,六人一同包车前往扎尕那,七座五菱,包车费从500元砍到450元,因为回程也定了他的车。
岷县还有一个名字,叫中国当归之乡。刚好包车的小伙子家里就种有当归,回程时还带了一些。
小伙子是兄弟俩跑运输,为了做上我们这单生意,他哥哥一直打电话联系我们,谈好价格后,第二天出发时我们告诉他,只要他价格合理服务好,会发到网上去时,他哥哥特意拉上金牛,把他另一辆车也拍了照。
这里顺便发一下他电话
出岷县站,宾馆老板娘会开车来接我们
住在东港新城,这里有好几家宾馆,靠近火车站方向。对面是公用车站。进城可走路,可打的,不远。
岷县前往扎尕那约200公里四小时路程,经过长征途中有名的天险腊子口。我们早上八点出发,中午十二点半才到达目的地,省道转入扎尕那这十几公里在修路,开不快。
六人包的七座五菱,因带有大包,留个位置放行李刚好。
腊子口战斗旧址
中午十二点半,到达村子景区门口
30日下午,在扎尕那村子转悠,一来适应海拔,二来瞧瞧村子景致。村子景区门票10元,实际上就是一个适合拍照的山坡,可以将整个村子收到眼底而已,我们并未进入,只在村子那头转了一圈。
这里海拔2900米,试着走快几步,立刻气喘吁吁,呼吸变紧,看来,高海拔可不是让我们这些菜虫闹着玩的。
广东来的雨菲和生生周因为昨天半夜,准确说是30日,即今天凌晨三点才赶到岷县,几乎没有睡觉,留在客栈休息,只有我和金牛、彩虹、金色阳光四人出来瞎转。
左手边那条山坡上的木栈道,就是景区内上观景台的游步道
30日下午,阳光灿烂,傍晚时分却下起了阵雨。
据预报,接下去的三四天里天气并不好,徒步第二天中雨,第三天雷阵雨。
最后证明,预报还是比较准的。第一天傍晚就雷阵雨,一下就是一个晚上;第二天全天小雨,好在扎营时雨停;第三天下午狂风暴雨无法按计划扎营,加上全身湿透鞋子进水,前行队伍四人冒雨赶路,提前半天出山,后面俩人按计划3.5天走完全程。
7月1日,特别的日子,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党生日这天,早上6:15,六人整装待发,在背包客客栈门口照完集体照,队伍开拔。
出发前合照,从左到右,本人梁野山、陕西宝鸡的金色阳光、福建龙岩彩虹、广东茂名生生周、移居京城的金牛、广东茂名雨菲。
整个扎尕那轻烟薄雾,如果遇上日出,便能拍出网上那些美照了。只可惜今天烟雾有了,阳光却没来,只能将就将就了。
我们从东哇村子后面的田间小道进入群山峡谷,这是途径的一片青稞地。
十几分钟后,我们离开村子进入峡谷,没了人烟,开始感受山野之美,果然,扎尕那村子背后这条穿越之路,不断给人以视觉冲击,高山、巨石、流水、瀑布、白云、蓝天,可以说一步一景,移步换景,险峻异常!
这张是扎尕那的一线天。
他说他不是领队金牛大哥,热心直肠,快人快语
雨菲,对线路研究得很透,路迹已印在她脑子里了
金色阳光,我喜欢这个名字!
生生周,细心低调的大哥
彩虹,女强驴
我们的计划是3.5天,从扎尕那穿越到卓尼一线天,山上扎营三晚,为常规线路。
一路沿着峡谷缓慢上升,两旁巨石直插云霄,阳光一打,色彩对比强烈
牧民带着小孩前往他们家的牧场,一下子就超越我们远去
偶有独木桥挑战一下
帮个手,大家走得更快
中午12:00到达第一个垭口,这里4030,也是全程五个超过4000米的第一个垭口
第一个垭口就4000多,真不能大意
第一个上垭口的女汉子
第一个垭口后,需要再连翻三个垭口,才能到达今晚营地。 第一、第四个垭口超4000,中间两个三千八九。
标志性倒立,看来此时体力还不错,但天上已有乌云飘来
是立歪了还是拍歪了?
好奇的凝视
在第四个垭口,也是超过4000的第二个垭口,碰到一位放牧老爹,当起了临时摄影师,帮我们拍了集体照。
来自广东的生生周大哥还热情邀老爹合影。
今天最后一个垭口了
生生周与牧民老爹在合影自拍
垭口也来个集体照
4039米
因相对高度小,翻越四个垭口难度并不大,倒是第四个垭口下来,一路沿河谷下降,经河水冲涮,许多路径已被冲塌,路迹时有时无,经常要在河中踏石而行,耗时较长。 如果河水涨起,怎么走?
天气热消耗大,一壶水不够,中途煮水
下午五点到达冬才营地。
已有一支两人轻装队伍和马帮师傅搭起了帐篷,正在悠闲地烧水泡茶。
这两人是来探路的,成都高山向导,其中一人五月来过一次,在第一个垭口雪太厚无法前行,这次又来探路。
营地取水方便,景色不错,稍遗憾的是坡度有些斜,晚上睡觉不断往下溜。
这就是第一天的冬才营地,海拔约3600。先到达的两人轻装队伍早已搭起帐篷,马儿也在一旁吃草。
轻装队的帐篷,早就搭好了
当我们六人搭好帐篷吃完饭,天开始下雨,一夜未停,伴有雷鸣,营地侧旁的小溪发出吼吼的叫声,把搭在溪旁的阳光吓得不轻,半夜起来向金牛求助,想把帐篷移到高地。
希望今晚把雨全部下尽,明日给我们一个好天气。
右上为金色阳光帐篷,比较接近小溪,担心虽然有点多余,但户外多个心眼总是好的。其实水要漫上岸来,整个营地都受影响,不单是他。
运气还算不错,暴雨在我们扎好营吃过饭后突然而来,虽然整夜下个不停欣赏不到夜空,但能在帐篷里听着雨声安然入眠,也是一种享受了。
希望,留给第二天。
今日行程22公里,金色阳光的GPS数字和彩虹户外助手相差无几。而金牛六只脚显示才19公里多,相差超过两公里。
用时约十小时,过四个垭口,其中两个4000以上。
徒步第一日,天气给力,没有大的太阳,阴晴结合,扎好营才开始下雨,总体很好。


   

徒步第二天,7月2日,整日在小雨中。
早上醒来,雨声渐小,出帐后天空中只有丝丝细雨。小精灵借我的帐篷防水性能不错,经受住一夜大雨考验。
吃完早餐,收拾帐篷。金牛交待先收内帐,最后一步才收外帐,并把外帐塞在背包外袋。
如此收拾一番,背包竟比昨日加重了几斤。
近八点,六人拔营出发。一出发便是一个3800多的垭口。
出发时,仍然飘着细雨,大家穿上雨衣前行
起身就是拔高,一定要按照自己的节奏走,不能急,否则容易高反
( 本文作者 : 梁野山 ) 123下一页

上一篇:中华龙脉,鳌太穿越_户外
下一篇:广东3名驴友走散失联在山里,消防出动找到人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2014 xbshui.com,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武进新闻资讯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